欢迎访问湖北新天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网站首页 新天简介 最新公告 法律知识 业务范围 律师团队 荣誉奖项 最新动态 案例中心 联系我们
 
机动车因故在家庭成员内部间转让,不属于危险程度显著增加 当前位置:站内首页 - 详细信息
机动车因故在家庭成员内部间转让,不属于危险程度显著增加 当前位置:站内首页 - 详细说明
发布时间:2019-11-5    发布者:管理员    浏览次数:22

机动车因故在家庭成员内部间转让不属于危险程度显著增加

湖北新天律师事务所  潘克勤

  1. 基本案情

2017年11月24日11时许,被告刘某驾驶鄂A牌照的驾驶小汽车,沿掇刀区浦东路由西向东行驶,行至与星火路交汇处时,与沿星火路由南向北行驶的,原告薛涛驾驶的两轮电动车相撞,造成薛涛受伤,手机受损及二车受损的交通事故。与原告薛某驾驶的无牌两轮电动车相撞,造成原告薛某受伤,二车受损的交通事故事故。该事故经荆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掇刀大队做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刘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薛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被告刘某驾驶的鄂A牌照的小汽车,2016年5月26日,登记初始登记所有人为被告吕某,刘某与吕某为夫妻关系,车辆牌照为鄂H。2017年3月31日,吕某在被告某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2017年5月18日被告吕某为规避湖南省老家农村旧房改造的政策规定,,被告吕某将该小汽车用交易的方式过户给弟弟吕某,小汽车过户后,牌照变更为鄂D。因为亲姐弟之间交易,还是不符合农村旧房改造的政策规定。2017年9月25日,被告吕某还是用交易的方式过户给堂弟吕某,过户后车辆牌照变更为鄂A。

车辆二次过户后,被告吕某没有通知被告某保险公司,车辆仍由被告刘和被告吕某夫妻使用。本案事故在保险理赔过程中,被告某保险公司认为被告吕某将标的车辆转让给弟弟吕某和堂弟吕某,均未向被告保险公司履行告知义务亦未申请变更投保人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双方产生了严重分歧,因协商未果,遂诉至法院。 原告薛某的伤情经荆门某法医鉴定所鉴定,伤残程度为十级,后续治疗费用14000元,误工期评定为180天,护理期为90天,营养期90天,向法院起诉金额170022.48元。

  1. 法律规定

《保险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保险标的转让的,保险标的的受让人承继被保险人的权利和义务。 保险标的转让的,被保险人或者受让人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因转让导致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四条 规定,“ 人民法院认定保险标的是否构成保险法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时,应当综合考虑以下因素:(一) 保险标的用途的改变;(二) 保险标的使用范围的改变;(三) 保险标的所处环境的变化;(四) 保险标的因改装等原因引起的变化;(五) 保险标的使用人或者管理人的改变;(六) 危险程度增加持续的时间;(七) 其他可能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因素。保险标的危险程度虽然增加,但增加的危险属于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预见或者应当预见的保险合同承保范围的,不构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

  1. 法院判决

掇刀区人民法院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认为被告吕某将车辆过户给其弟吕某和堂弟吕某,属家庭内部亲属间的转让,并未导致保险标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故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2019年7月,掇刀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某保险公司赔偿原告薛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70025.36元。法院判决后,被告某保险公司没有上诉,于2019年9月履行了该判决。

  1. 律师提示

上述法条中规定的危险增加通知义务是指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方有义务将保险标的危险增加的状况通知给保险人,保险人可以根据不同情况选择增加保费或解除合同。在风险发生的概率明显上升的情况下,保险合同当事人缔结合同的基础发生重大变化,此时法律赋予保险人相应的救济权以实现公平。如何判断是否构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至关重要。由于实务中,险种多样,情况复杂,难以具体规定何种情况构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本条第1款列举与风险增加相关的常见因素,为法官提供指引,由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综合判断。本案中,被告吕某为了规定农村旧房改造的政策,在家庭成员内部间转让车辆,而车辆使用人并没有改变,不构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

另外,最高院司法解释的规定,构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应当具备“不可预见性”这一要件,第2款从反面作出规定,对于危险程度虽然增加,但根据情况能够认定未超出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预见或者应当预见的保险合同承保范围的,应当认为不构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

在新保险法中,“保险合同的变更方式由主动变更变为自动变更方式”,旧保险法车辆易主时,交易双方特别是原车主必须通知保险公司,而且是否同意承保完全取决于保险公司单方,可以看出,如果保险公司不同意为新车主继续承保,新、旧车主都无法争辩,甚至剩余保险费都得不到退还。可见,旧保险法时,车辆买卖相关的车险合同具有高度不稳定性,车辆交易后,保险合同到期前,保险公司可以“未通知保险公司”或“保险公司未同意继续承保”为由,随时解除车辆保险合同或拒赔,且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这对投保人是不公平的。

但新保险法的自动变更方式虽然取消由保险公司决定是否继续承保的权利,换句话说,如车辆易主时,保险公司必须继续承保,但新保险法也并未取消投保人的通知义务,而是依旧沿用了旧保险法“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的要求,即要求新、老车主必须将车辆交易的事实及时告知保险公司,新保险法中财产保险的标的转让由主动变更变为自动变更,是重要的立法进步之一,做到了保护投保人和保险公司双方合法权益的平衡。针对本案投保人与保险公司出现的争议律师还是建议车辆投保人在车辆交易后应该及时告知保险公司这是投保人履行保险合同的一项重要义务

 

 

 2017 湖北新天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电话:13908696600    地址:荆门市东宝区象山一路三号华铭广场A座19楼  鄂ICP备17013220号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转刊     荆门百捷 技术支持